BoomShakalaka

盾妮~美鲨~Parksborn~华福~
还有拖拉机的佩佩~不解释~~~


魑魅魍魉之面II



“死者名叫柳睿言,是欢瑞世纪公司的一个新人模特,20岁,看照片脸长得很是不错。为人处事圆滑,所以没什么太大的仇家。父母健在,还有个同公司的漂亮模特女友。尸身发现时,除了面部无任何外伤。如你们所见,他的面皮被完整的剥下,而且剥落的十分完美。由死者脸上的伤口看出,那张被取走的脸皮没有丝毫损伤,凶手技术堪称超绝,并且下手果断,没有丝毫犹豫.在整个作案过程中精神状态稳定,非常冷静自若。”

乔振宇缓了口气,看了眼李易峰和马天宇刚呕完后,泛着生理泪水的发红眼睛以及苍白如纸的脸,心情大好。“我怀疑不是人为的原因有三。第一点,现场没有除却死者外的任何第二人活动迹象…”

“会不会是你们警察太没用了啊!凶手作案手段高超,所以你们这帮渣渣警察搜查不到。”马天宇一个没忍住插嘴进来,语气里那个贱劲儿让李易峰都觉得自己拳头奇痒难耐。

乔振宇也是好脾气,没有责怪马天宇的无理,只是认真地对马天宇辩解,“我们警员当然都细致地排查了现场,奇怪就奇怪在别说是没有凶手的任何痕迹,死者脸皮被剥下,就连心脏都被整个摘除,可连死者溅出的一滴血液都检测不到。多米诺都快把整块儿地喷满了,硬是没发现任何血迹。”

“什么?脸没了不说,连心脏都不翼而飞了!妈妈哟,都怪你们警察没用,现在简直是将我们这些帅哥曝晒于危险之下啊!你说是吧?峰哥。”马天宇那张得瑟脸在李易峰眼前晃来晃去,让他有点忍不住想要打马天宇的脑袋,这家伙真是有够聒噪。

马天宇见李易峰选择性的无视自己,进而补充一句,“像是峰哥这种帅炸宇宙又多金的英俊少爷,岂不是会成为头号目标?峰哥我好担心你啊,比起我自己,我果然更担心你的安危,兄弟我表示同…”

“啪!”李易峰看着抱住脑袋蹲在地上的马天宇,抱歉,没忍住。


“喋喋,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所在的模特公司就是欢瑞世纪吧?”陈伟霆的担忧之色表露于面,“而且,你说最近总感觉有人跟踪你,天花板还有奇怪的动静,会不会……”

乔振宇实在是不想再让李马二人打岔下去了,趁着现在的消停赶快将之前的三个疑点补充完毕,“面皮切割处的边缘伤口,法医说以现在的工具还没有能够做到如此光滑平整的,而且这剥皮技术实在是精确细致到不似人力可为。最后,死者心脏被摘除,尸身没有任何伤口,就如同在胸腔中凭空不见了。”

李易峰在陈伟霆身侧不禁打了个冷颤,不会吧…这几天的跟踪和半夜敲门声,该不会真的就是此案中,不知是人是鬼的变态杀人狂吧?陈伟霆见身旁的李易峰一向淡定的脸微微皱起,安慰性地轻抚了下李易峰,“不用担心,有我呢。”李易峰勉强地对陈伟霆笑了下,在离开时不由得回头再看了眼躺在验尸台上的那具死尸。由于放置较久而使得肌肉红黄相间,眼白部分发灰,浑浊的瞳孔直直盯着门,不知道为什么,李易峰就是觉得这具尸体在看着自己。真渗人……

回到乔振宇的办公室,陈伟霆将自己的分析一一道出,“刚才我看了下死者遗体,站在尸体旁,我口袋里的镇邪玉佩并没有发热,或者产生其他的异常反应,说明尸体没有反常之处,附身之类的猜测可以暂时移除。而且我观察到了死者身上也没有任何像是纹身一样的标记,看来也不是被仇人盯上进而诅咒被杀。因为一般来说,诅咒杀人中的被害者身上都会有或大或小或图案特别,如同纹身般的记号。具体情况我还需亲自去死者家和所在公司查看,询问一下他的亲友家人。”李易峰一听陈伟霆要来公司进行调查,连忙毛遂自荐表示自己可是聊天带路讲笑话一条龙,绝对是当导游助手的最佳人选。陈伟霆表示哭笑不得。

“好,那就麻烦你了。在去你们公司前,我还要先去勘察一下犯罪现场。”面对如此热情的李易峰,他是不得不应承下来,边说着边转身面向了在一旁表示赞同的乔振宇,“劳烦局长带我们去一趟了。”乔振宇连连表示真正麻烦到的是陈伟霆,至于死活要跟着的李易峰和马天宇,不好意思他们只是跟着拖后腿捣乱的。

其实陈伟霆一直觉得挺奇怪的,乔振宇堂堂一个局长怎么着也不用亲自管理这起案子,而且,弄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找到紫胤真人那里的。紫胤真人和他的神通只有上层社会圈子里流传的很广,几乎称得上是人人信奉。一般富豪乡绅和民众根本就不知道谁是紫胤真人。像是李易峰的情况还是合情合理的,毕竟马天宇家二老在国 家政 府官居要职,李家又世代与马家交好,马家说不上是圈子里一等一的家族,却也是权利不小,影响较大,多数时候是很能说得上话的。

陈伟霆会帮李易峰忙,除却对李易峰抱有好感这大部分原因,其他的一小部分就是马天宇了。马天宇从小到大隔三差五就往天墉山上跑,陈伟霆也就和马天宇慢慢地熟络起来,到了现在甚至将对方看做自己的弟弟,而马天宇也同样将陈伟霆视做哥哥,所以总是跟在他身后陈大哥长陈大哥短的。马天宇带上来的朋友,陈伟霆不管怎么说也是想尽量帮衬一下。

马家小少爷出身于官宦世家,虽然不浸淫在官场权术,可也算得上是耳濡目染,称得上是对政治圈子里的显赫世家及利害关系了如指掌,比如说圈子里轻叹口气就能惹得一片地动山摇的四大顶级家族张陈唐乔。

其中的陈家在军 区很有威望,毕竟是掌握着军权。另两个张乔两家,则是不合到摩擦碰撞隔三差五来一场,两家人碰面从来都是扑鼻火药味。最后如墙头草般在张乔两家之间摇摆不定的是唐家。现如今,张乔两家都在极力争取的是陈家,军权可是一块相当诱人又肥到流油的肥肉,就算不能吃掉,也坚决不能掉进敌穴。而且,一旦陈家倒向张乔其中任意一方,唐家将会毫不犹豫地跟随陈家的抉择,最终获得陈唐支持的将会获得绝对胜利。

此刻的马天宇和陈伟霆有着相同的想法,他们都觉得乔振宇和乔家脱不了太大的干系。马天宇也多有怀疑,他怀疑陈伟霆就是陈家的大少爷,毕竟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得到神人般的紫胤真人,更何况成为对方的亲传弟子。如果乔振宇真的是乔家人,如此这般地接近陈伟霆就大有文章了,虽然紫胤真人派陈伟霆下山纯属意外巧合。

“乔局长,”两个小警员在黄线外,对着亮出证件的乔振宇毕恭毕敬地行礼问好,“不知局长身后的是?”其中一个面相分外稚嫩的警员小心地询问着,看样子是想要检查李易峰等人的身份。乔振宇只是示意刚从现场出来的重案组组长将这警员支开。随后立即带着陈伟霆一干人等进入了黄色警线。

“乔局长你这算不算得上是以权谋私啊?”能问出这种话的不是马天宇还能有谁。

“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自己,我为的只是真相早些大白于天下,这又与我有什么利益而言,所以…以权谋私什么的,我乔某人还真担待不起。”

“那就是你滥用职权喽!”

“不是!”

可惜乔振宇这般温润如玉的好脾气,都被马天宇这小蹄子折腾的不成样子。现在乔振宇能忍住不揍马天宇的这份耐性,让李易峰觉得钦佩非常。

李易峰不再理会身边拌嘴的二人,跟着一进入凶案现场就开始紧张忙碌起来的陈伟霆。陈伟霆先是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下四周,最后站在中间粉笔画得人形轮廓旁,右手轻托着下巴,头微微低着似是在沉思。

李易峰站在陈伟霆后触碰了下他的肩膀,就见陈伟霆抖了一下,那一瞬间转头的脸上充满了惊恐。老实说,特别萌,炸毛的兔子什么的……

一见是李易峰,陈伟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张口责怪,“真是的,你要是以后再这样站在我身后吓我,我就不帮你了!”看着陈伟霆严肃认真的脸,李易峰忍不住想要大笑,“好…的…我错了陵道长……哈哈哈哈哈……”陈伟霆在这放肆的笑声中进化为粉红色陈伟霆。

李易峰见陈伟霆渐红的脸,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是认真和你道歉的,那个……我就是一个没忍住,没想到厉害如你陵道长,也会被吓到。而且那反应就跟兔……”后面的话李易峰没说出口。
见陈伟霆还在盯着自己看,下意识地开口道:“我请你喝奶茶……”

陵大道长多云转晴了……

在一旁争论得热火朝天的马天宇二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连忙跑了过来询问是否有什么新发现。

“老实说,一切正常。”乔振宇听到陈伟霆的话皱起了眉头,接着陈伟霆说:“但是,正因为一点痕迹也没有,正常到不能再正常才说明很不正常。”马天宇抓着一头软毛抱怨着陈伟霆,能不能说人话不说顺口溜,陈伟霆在李易峰鄙视马天宇的极度侮辱人格的目光下表示,正因为现场正常的过分,以至于让人觉得异常。

看来他不得不去死者家和公司调查了。李易峰抬头看了看斗大的太阳,心里想着怪不得这么热,原来已经时近正午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吃个饭啊?”李易峰这话是对在场的三人说的,可这眼神嘛,表示只针对陈伟霆。陈伟霆的肚子也适时地叫了起来,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吃早饭就赶到警局一直忙活到现在。

“还是先到你们公司去吧,早点问完早点结束。”毕竟陈伟霆他自己被人委托,快些破案同样也是他的职责,一顿饭可比不上人命重要。陈伟霆所想的正是他那心中没有说出口的责任。

李易峰拗不过倔强起来就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陈伟霆,只好同意先去公司看看,可还是不禁默默地抱怨着陈伟霆,明明平时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李易峰的超跑和马天宇的车都停在了警局车场,不算上乔局长司机,他们三个人同乘一辆警察也算是刚好。

公司前停着一辆警车相当惹人注目,更何况还从上面下来四个长相不俗的青年。这不由的让人联想误会是不是这所公司里的模特犯事了,当然了,这也同样是前台小姐的想法,可是除亮出警官证的乔振宇和名气大到公司里可以横着走的李易峰和他的经纪人马天宇。剩下的那个气质超群,面容精致的让她感到十分陌生。难道是小新人才出道就犯事了?一边想着一边快速地打电话联系上面的人,通报有警察来办案需要配合。

得到上头回应的前台小姐亲自领着四人移步到十二楼所在的会议室。

会议室内部装修的低调奢华又极具压抑感,一年龄四十上下的男人,西装革履地坐在正对门口的主座上,身后是标准office lady着装的女秘书,看着相当美艳火辣,让人血脉喷张。

李易峰不禁想到欢瑞世纪不愧为时尚界三大龙头公司之一,美人到处都是,就一个主事的小经理身边都有这等性感尤物。

站在李易峰身边的乔振宇暗暗打量了下整个房间布局,随后将柳睿言的照片放到了中年经理前,“照片里的就是最近新闻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凶杀案主角,死者柳睿言生前就职于你们欢瑞世纪,我们此次拜访只是来调查被害人的一些个人信息。”乔振宇扫了眼男人,见男人从他们进门开始就审视着李易峰,又看了眼男人胸前挂着的胸牌,接着上面的话说,“秦经理也不用有担心员工犯事的忧虑。”

秦经理一听这颜貌上佳又颇具威严的警官暗示自己,李易峰没出事,心里感到略微轻松了些。乔振宇见状,又道:“之前应该已经有警察来过了,可我还是想要再进一步调查一下这个柳睿言。”

说实话,秦经理对于又是关于这个柳睿言的事觉得很不满,之前警察不都来过一次了吗?为了一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警察来了一遍又一遍。但转念一想,只要不是这李大模特出事就是值得庆贺的,毕竟他可是公司里首屈一指的摇钱树,一个柳睿言要死要活要失踪都无太大关系,唯独这最有希望独挑国内时尚圈大梁,成为国际名模的李易峰不能出事。

“其实乔警官可以去人事处,那里掌握着全公司的模特、职员信息。您想查谁就查谁,只要一句话,人事部部长会将您需要的一切奉上。”顿了口气,将目光转移到了一旁盯着陈伟霆发呆的李易峰身上,“只是希望Mr.lee可以在这之后,与我有一场愉快的谈话。”

李易峰听见有人叫自己,这才勉强地对秦经理笑了笑,心里想的是这人怎么这么多事,今天不拍了就是不拍了。

陈伟霆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连李易峰牛皮糖样的视线都没有感觉到,只是在离开办公室前又看了一眼那名女秘书一眼。

李易峰很不爽,好像陈伟霆之所以处于走神状态,就是因为刚开始时看了一眼那个秘书吧,狐狸精真可怕!李易峰忽然发觉到氛围有点安静到不正常啊,最后终于发现了马天宇的消失,不自觉地就认为马天宇一回公司就又浪去了。

马天宇之后回来表示,他比窦娥还那个冤,老天啊,还在等什么呢,快快下六月那个飞雪啊……面对鬼哭狼嚎的马天宇,那时的李易峰只是将手机默默地掏出给马天宇看,日历上的五月赤 裸 裸地嘲笑着脑瘫马天宇。

陈伟霆在一旁笑得不要不要的,这两人天天的很能造乐子。

人事部部长是个长相平凡,气质干练的女子,声音不能说是粗粝可也实在是称不上悦耳,连普通也算不上。“柳睿言是在2010年进公司的,怎么说呢,混了这么些年就只能称得上是个三流模特。毕竟空有样貌,要气质没有气质,要能力没有能力,想要成为像Mr. Lee一样的时尚圈中心人物简直是痴人说梦。”说到这里部长顿了顿,瞥了双手抱胸态度冷傲的李易峰一眼,李易峰只是略微耸了下肩。

“喏,这是他当初进公司的履历。他在公司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敌人,毕竟只是一个在圈子边缘摸爬滚打的小人物,多他不多,少他不少,一切都无关紧要而已。说不好听的,就是一只蝼蚁,谁会和蝼蚁计较呢。对了,你们要是想知道更多,建议你们去找柳睿言他女朋友,我帮你们查查她在哪里。”

说着打开电脑,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敲击键盘声的是女人的疑问,“之前警察不是来过一次吗?怎么又来调查了?”

早就听说娱乐圈的生存竞争环境恶劣,没想到时尚圈也是不分上下的残酷。没有名气就什么也不是,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陈伟霆和乔振宇都被这部长的言辞理论惊住了,以至于他们谁也没有人回答她的疑问,她倒也不是很在意答案,只是告诉李易峰一行人,形体训练室那边的负责人看见了柳睿言的女朋友。

几人刚想往形体室赶,就见马天宇匆忙地往他们这边冲,“呼…都搞定了,走吧。”陈伟霆上前给马天宇顺气,“那么急做什么?跑得这么喘。”

马天宇嘿嘿一笑,选择性的无视对面脸黑成锅底的李易峰,将刚才的行踪道出,“我刚从顾莲儿那边过来,该问的我都问了,我们回去说。”

乔振宇瞧着气息恢复平静的马天宇,看来这小子也有干正事的时候,不是光会耍嘴皮子。

陈伟霆不是很清楚顾莲儿又是哪一位,用眼神询问着乔振宇,那个人事部部长看见了,抢在了乔振宇前面替陈伟霆解了惑。

而李易峰则不着痕迹地把陈伟霆带离了马天宇身边。
“那个顾莲儿就是柳睿言的女朋友,在圈子里算是个二线模特。和她那个短命哥哥一个等次。”

“等等,她还有个哥哥?!”乔振宇在一旁惊呼着,看来当初来公司调查的警员没有好好地查清楚啊,也可能是感觉此信息于本案无关无视了。

人事部部长示意她的小秘书关上办公室的门,“是啊,他哥哥在四年前被人杀了。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心狠手辣的。”

马天宇见人事部部长说到这,乔振宇看他和李易峰的眼神不大对,大声辩解着,“哟,大局长你看我和易峰干什么?我们是三年前才来的,这种事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要不是刚才沈部长说,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出了公司的四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随便找了家饭店,就跟一群饿狼一样有的没的点了满满一桌子。虽然陈伟霆有说过不要点太多浪费食物,但是他这小小的抗议被其他三人彻彻底底当空气了。

酒足饭饱后,马天宇喝了口茶,满脸的幸福,“好了,小爷要讲正事了,关于顾莲儿的。”接着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喉咙,见着一桌的人注意力都在自己这里才再次开口,“顾莲儿其实呢,在柳睿言进公司那年就和他好上了。柳睿言进公司那年是在五年前,根据人事部部长说的话,他哥是在四年前离世的,她也有说她哥知道两人在交往。只是她言辞之中并没透露出任何关于她哥哥已经死亡的信息,所以我当时以为她哥尚在人世。她在和我说话时,旁边一个看起来和顾莲儿关系不错的女孩子一不小心透露出,这个柳睿言貌似不顾他和顾莲儿相恋五年的情谊,与公司里的另外一个女人暧昧不清。我觉得吧,顾莲儿应该是有最大的嫌疑,杀死负心汉永远是经典情杀情节啊。”

陈伟霆突然站了起来,椅子与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摩擦,发出了巨大的刺耳声响,所有人都往他那看去,一向温柔磁性的声线迸发出一句大喊:“不好了!不好了,要出事了。”




……………………………………………………………


一如既往谢谢 @。阿梦妹子 帮我分段排版

毕竟写出的东西连成一片,看着会让人眼累。

阿梦妹子牺牲时间为我排版,真的很感谢她😂




PS:此文为正剧向,如果喜欢此文,请认准松鼠脸(所有此文章节,都是纯洁动人的松鼠图片)





谢谢阅读~(๑˃̵ᴗ˂̵)و

评论

热度(13)